關於部落格
春裝
  • 2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選委會成員塗改選民證引發幕後偏袒質疑

  圖為塗改過的選民證。   法制網記者 黃輝? 文/圖   “連選委會成員都親自動手作弊,這樣的選舉,不用開箱唱票,基本就可以斷定結果,我必輸無疑。”1月5日,面對《法制日報》記者的採訪,張文國無奈地搖了搖頭。他說,競選對手本來就具備官員親戚為其拉票的優勢,沒想到選委會成員也使出“殺手鐧”,私自塗改選民證換取選票,這明顯有違公平公正的選舉規則。   張文國是江西省廣豐縣下溪鎮溪灘村村民,這些年一直背井離鄉在浙江創業,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儘管事業取得了一些成就,但他始終懷揣著一份回報家鄉的情結。年前,張文國獲知溪灘村第九屆村委會“村主任”一職即將開始競選,在家人的鼓勵下,他毅然回到家鄉參選。   2014年12月6日,經過海選之後,張文國和張武榮成為溪灘村“村主任”一職的兩名決選候選人。   決選對手張武榮的身份是溪灘村黨支部委員。張文國告訴記者,張武榮的兩個親舅舅都是縣裡的科級幹部,為了給外甥拉票,兩個舅舅甚至親自跑到村民家中拉票做工作,而他本人卻沒有這方面的官場背景,人脈資源明顯處於劣勢。   12月20日,選委會舉行第一次決選,共有2406人參加選舉,收回有效票2133張,無效票273張。唱票結果顯示,張武榮得票1200張,張文國得票717張。因張武榮相差4票,其得票數未超過總數的一半,此次選舉結果視為無效,選委會定於12月27日重新決選。   但張文國對再次決選卻沒有信心,其緣由不是因為自己在選民當中的聲望,而是選民在第二次決選現場意外發現的兩張塗改過的選民證。更讓人吃驚的是,塗改選民證的人竟是選委會小組長。   12月27日上午11時左右,參加選舉的村民王祥江無意中發現,選委會後山組組長王詩昌手裡拿著兩張有明顯塗改痕跡的選民證,他正準備用塗改過的選民證另外換取選票。   按照選舉規則,一張選民證在換取一張選票後,必須收回。如果有塗改,可能意味著這張已換取選票的選民證又被人偷偷拿了出來,用以換新的選票。因懷疑其中有詐,王祥江立刻上前將兩張塗改過的選民證搶到手,並要求選委員公開查驗箱內選民證,但遭到拒絕。   據村民反映,張文國的父親甚至以喝農藥(準備喝的時候被人搶走瓶子)的極端方式要求開箱驗證也無效,當時場面一片混亂。   事後,記者看到,這兩張有明顯塗改痕跡的選民證,開始登記的姓名是王詩坤、王振展父子,修改後的名字則變成了王詩昌、王箭飛父子。王詩昌向村民承認,這兩張選民證的姓名是他用筆改過的。   為瞭解選民證塗改的真正原因,記者多次撥打王詩昌的手機,但一直無人接聽。溪灘村靜圩小組村民王祥新告訴記者,事情暴露後,村民再也沒看到過王詩昌,他也不再接電話。   “如果不是被及時發現,這兩張塗改後的選民證就派上用場了。”王祥新表示,選民證箱里究竟還有多少張帶有“問題”的選民證,目前無人得知,為什麼不可以開箱驗證一下呢?   一時間,“偽造”選民證的疑惑在選民心中陰雲不散。“身為選舉小組組長帶頭弄虛作假,其背後必受他人指使。”村民王祥江對此提出質疑。他告訴記者,有村民明顯可以察覺出村委會幹部偏袒張武榮,而且絕大部分的選委會小組組長也都在暗中支持張武榮。   據村民反映,張武榮在拉票的過程中存在賄選行為。一名村民當著記者的面撥通了溪灘村村民黃玉水的手機。電話里,黃玉水證實自己收到了30元錢。有村民解釋說,這30元是競選人張武榮通過選舉小組成員黃金有派發下去的。  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為了“搶購”選民證,有競選人從最初的開價30元,漲到後來的60元。臨近決選的最後幾天,一張選民證竟可以“賣”到200元。   1月5日下午,記者前往廣豐縣下溪鎮採訪並核實相關情況。下溪鎮相關人員表示,溪灘村主任競選一事已引起廣豐縣的高度重視,縣裡派出了由紀委、民政、公安等八個部門組成的調查組,對塗改選民證一事進行調查。   “目前,已作出了相關調查結論。”下溪鎮溪灘村黨支部委員諸華林向記者出示了相關《會議記錄》,其中有關調查結論的文字如下:   “12月31日,關於選民證與選民登記冊重覆的問題,經查驗選民證中沒有發現選民證塗改情況,包括其它三個村的投票均無塗改選民證姓名和編號存在;經查驗後山組王詩昌父子兩人無選民證並無投票,因在選舉登記中無領取選票的記錄;王詩昌塗改選民證屬個人行為(未投票),按公安查證為準。”   同時,這份《會議記錄》稱,公安機關經調查認為王詩昌的行為不構成破壞選舉的違法行為。經查證,選民證發現前山組、弄底村組有村民利用原發選民證和後補選民證重覆投票,造成6票投票偏向,經請示省村社區第九屆換屆選舉領導小組辦公室,得出總體選舉有效、局部糾正的辦法,在唱票後得票多的減去12票加給對方其得票仍為多當選有效,得少的加入12票後為選票多,則選舉無效。   諸華林還告訴記者,至於賄選一事,他沒聽說也不知情,“這個不好說,要以公安機關的調查為準。”   對上述調查結果,競選人張文國仍表示疑慮重重。“四個選區只核驗了一個中心選區(前山組、弄底組均屬中心選區),其它三個選區的選民證並未驗證。”張文國說,箱內的這些選民證中,經村民自己調查,有一部分外出村民的名額,至少存在好幾十票被冒名填寫的現象。   “比如黃金禮5票、黃祥水3票、張生寶1票……”張文國拿著列出的名單告訴記者,這些村民從來沒有接到過任何人通知參選,卻莫名被列入選民登記證中。為此,張文國向選委員和鎮政府反映情況,要求開箱驗證選民證均不予理睬。   “選舉不可能由你說了算。”下溪鎮一名鎮領導這樣對張文國說。   截止發稿前,記者獲悉,溪灘村主任第二次決選舉唱票將定於今天(1月8日)下午舉行。而前天下午5點,張文國的哥哥張文武和一名支持張文國的村民劉哲忠(音)被公安機關傳喚接受調查,調查時警察稱,在第二次競選現場維持秩序時,有村民推掇導致民警受傷,要求張文武和劉哲忠老實承認錯誤,因兩人不承認有推傷民警行為,結果被留在傳喚室過夜,直至第二天上午9點才被放出。   法制網南昌1月8日電  (原標題:選委會成員塗改選民證引發幕後偏袒質疑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